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协会新闻
【导师观点】罗茁谈天使:什么样的心态让你箭无虚发?
     他所在的机构曾有国资背景加持,但他依然白手遭遇创业初的艰难困境,即便如此,他想的不是放弃而是吃老本也能撑十年;

他独具慧眼,无一漏网的从启迪孵化器近千家公司挑出了仅有的5家上市公司,投资的精准至今为人称道;

他热爱远行和登山,喜欢这种需要持之以恒坚持不辍的跋涉,又主张投资要有“该出手时就出手”的果断。这就是今天要介绍的中国好天使导师,启迪创投创始合伙人罗茁。

 

清华科技园科技大厦C座是启迪创投的“新家”,见到罗茁时,他已身处仍在装修的新地点办公了。在过去的18年中,他经历了9次搬家,在这位投资机构的掌门人看来,这样的经历“其实蛮像一个创业的过程。”

 

天使投资好心态是第一位

“天使投资的心态是一个助人的心态”,罗茁觉得这是性情中的天使投资人和职业基金管理人本质的区别。罗茁把投资看成一件有趣的事,在不同的场合他都会提到心态,

“一个职业基金管理人,肯定脑子里下意识的对事情,会在一些数字上、财务上做判断。”如果天使只考虑多少倍回报,事情有时很难达成,而以一种帮助别人的心态做事,回报往往是超预期的。“投资像打高尔夫,所有的初学者都会被教育说不要发力,其实是不发力吗?也不是,只是你想着发力的时候,总会不够协调,它要的是一个整的力量,自然而然的爆发出来。这就好比天使投资,心态是第一位的。”罗茁说。

,要知道自己的能力上限或者说要把握自己欲望的上限,这对于投资者来说同样重要。“不能觉得遍地黄金,看什么事都觉得能赚钱。”该放手的时候就需要放手,“羊群效应是一个特别可怕的事,需要锻炼一种定力。”

 

用创业的心态做创投

启迪创投的成长路与大多数的机构不同,1994年,经由北京市批准后,清华科技园开始建设。1999年,清华科技园发展中心建设的第一栋楼落成,清华创业园成立,初具企业孵化功能。2001年,启迪创投的源头之一清华科技园孵化器有限成立。

虽有国资血统,但让罗茁更身有体会的则是白手起家,“17年前做孵化器的时候,清华科技园发展中心(启迪股份前身),还处在一个创业的状态,一穷二白。当时说要做孵化器,大家都担心你们会花多少钱,需要多长时间?”终于,在领导的支持下,1999年,从没有吊顶和地面的两层毛坯楼开始,罗茁和自己的团队开始了投资的创业之路。

2001年,孵化器公司刚成立的时候,罗茁就给自己做的这件事有了明确定位“与创业企业共同成长,后来我们开始做创投,就在此基础上加了前缀,用创业的心态做创投。”

即便是在这样的行业起步初期,罗茁带领启迪创投创造了迄今为止,都被业内传为佳话的投资经历。在启迪孵化器八年的时间中,入园的500个企业,启迪创投投资了17家企业,其中5家上市,而这5家则是在北京主园园入园企业中迄今唯一上市的5家公司。“这是值得自豪的,很重要的事情无一漏网,没有说又有了第六个上市公司从我们眼皮底下都上市的,该投的都投到了。”罗茁说。

 

早期投资要小众心态独立判断

罗茁也有过一段做天使投资人的经历,这段经历告诉他“做天使印证一件事,就是投你熟悉的人”。由于资金有限,罗茁只投清华科技园内的企业,“当时最热的企业,可能最后并不成功,花了一段时间潜心干自己事的,最后冒出来的,反而走得更远。”

让罗茁感受最深的项目,就是当年由清华大学创业计划大赛诞生的“视美乐”。“现在每个办公室都会有投影机,但十几年前,投影机的售价在10万块钱。视美乐的创始人做了第一个国产的投影机,让我们购买的成本大幅下降了。”罗茁说,如今这个公司已经没了,但当时它打破了市场的格局。

对于天使投资,罗茁的另一点感悟是“方向和趋势”,投资人需要判断一件事是潮流还是浪花。“比如你去年投O2O,前年投互联网金融,都不会有机会,互联网金融真正起步的时候,是在2011、2012年。”罗茁认为,早期投资总有创新者和领先者,一定要小众心态,独立判断。“你只有先走了,而且走对了方向,才有可能有超额的收益,但是这两件事情都意味着巨大地风险,先走可能成为先烈,然后走错了方向题也可能死, 360度只有一度是正确的,就看你能不能走得对。” 罗茁说。

 

看重创造价值不是创造概念

在中国做投资,政策的机遇是强有力的助力,但罗茁并不会“先看政策后看市场”。罗茁表示,启迪投资讲一个基本理念,即创新能力,看重的是创造价值而不是创造概念。

2015年,电动车概念火热,而启迪早在四年前就着手在电动车领域投资,包括超级电容器、动力电池的负极材料,还投过两个做电池管理的公司。“2008年,国家鼓励小排量车的政策颁布,小排量汽车大量增加。但发现虽然排量小,单位排量的污染并不小。”因此电动车的推行开始出现苗头,2012年,在启迪孵化器中,罗茁投资了一家做电池生命周期管理的公司,叫海博思创,去年该公司完成了两轮融资,一年涨了6倍。

“它首先要有好的技术,我们预期这个东西会有好的市场,再加上赶上政策东风。”罗茁认为,市场需求和创造价值对投资来说永远是第一位的,应变能力,也就是国家政策等变量带来新机遇时,投资人和创业者是否能把握,这也是影响投资能不能成功的重要因素。

 

        一件事做成了传统基本就靠谱了

总有人定义启迪创投的投资风格是:聚焦传统高科技,这似乎远离了热门的移动互联网、互联网金融等行业。罗茁坦言,自己的投资入行时间经历了中国第一波的互联网大潮,之所以没有选择更多的投资互联网,原因很简单,“就是没有钱”。当时,罗茁的团队有过激烈的谈论,团队认为对未来不一定看得明白,在众多壁垒中,资金是一个很大的壁垒,“有些事情,你需要砸足够的钱才能掀起浪来”。

罗茁非常喜欢“传统高科技”这个定位,他认为“但凡一个声音说,你给他做成传统了,这事基本上就靠谱了。”

回溯这一波互联网大潮,罗茁觉得虽然BAT很厉害,但他们初创时,是传统的互联网公司网易、新浪、搜狐压在他们头上。后来BAT起来了,传统的三大巨头也依然还在。“我常常在团队内部说,我们是不是OUT了?对于投资来说,赚钱就是主流。”罗茁说,投资就是这样,不是你投了什么东西是主流,而是赚了钱就是主流。

在罗茁看来,投资应该放到一个长周期去看,“我现在更关心整个基金的稳定运行,这不意味着保守,该出手时,符合我们偏好的东西,我们会果断投,但那些我们一时还不能够理解的东西,也会很坦然的放下来,没有什么纠结的”。沉稳平和、独立判断是罗茁经过多年的历练沉淀下来的心态,也是他希望可以带给中国好天使学员的重要经验。

 

  有了钱不一定直接做天使

        浸染投资多年,但罗茁坦言他并不建议有了钱的人直接去做天使投资,“如果他有投资的想法,应该去找那些既具有他所认同的投资理念又拥有专业经验和能力的天使,去做天使LP。”即便你是成功的创业者,积累了财富,但面对投资,又完全是一个新的领域。这时,急匆匆冲进来的人往往会低估风险,这就是“幸存者偏差”。

被报道的大多都是幸存者,就比如O2O,罗茁笑称,去年上半年,自己公司的周一例会工作午餐,每周都会换一个外卖,“总有免费试吃”,而到下半年就很少了,就只能看到百度外卖、饿了么。“这一波苦乐自知,投砸了也是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没人好意思说,自己投了一个送外卖的。”罗茁觉得,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提法更多的是要改变环境和观念,改变创业土壤,但并不意味着快速创业,快速创新。“越有难度的创新越需要积累,还是要那些做好了准备,有独到见解的人才能成功。”

 

     希望实战可以把天使学员“领进门、扶上马”

      “久练不如惯打”是罗茁很认可的一句老话。他认为,在媒体发达的时代,对于年轻的投资人,很便捷就可以获得各种成功投资人传授的经验理论。有人会讲天下武功为快不破,就一定会有另一种太极拳后发制人的理论,如果投资人没有独立的见解和判断,这样的学习过程就会乱。

罗茁认为,中国好天使活动的实战环节,可能是一个更好的方式来解决信息混淆的问题,“通过具体的事情进行分析、研究,可能会让大家能够吸收消化不同的观点,把别人的经验最后内化成自己的东西”。罗茁希望,天使学员能够通过个案分析研究,能有自己的切身体会,让导师的实战投资真正能起到“领进门、扶上马”的效果。

同时,罗茁表示,他并不主张人人天使,“通过实战,如果有学员发现天使投资不适合自己,但你特别认同某一位导师和学员的投资理念,你们成为合作伙伴,这也是件很好的事。”罗茁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