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协会新闻
【导师观点】李祝捷 孔毅:天使投资的刺激程度仅次于A股

        2015年注定是中国股市难忘的一年。从牛市起步到疯牛的形成,再到股灾爆发,仅仅半年多的时间“摧毁、崩溃、混乱、下挫、出逃”各种负面词汇和消息充斥了整个A股市场,如梦亦如幻。

        而反观天使投资,却成了大家印象中最快的致富之路,李祝捷说,这是因为媒体之前报道放大了天使投资的神话故事,比如徐老师投“聚美”回报了2000倍,王刚投滴滴打车挣了几千倍,70万人民币转眼变成了35个亿,让大众误以为暴利能唯一赶上房价增速的,就是天使投资了。

 

然而,并不是这样的!

“天使投资的刺激程度仅次于A股”,在采访的过程中,李祝捷和孔毅反复强调天使投资的风险性。

一位是徐小平真格基金投资合伙人,一位是雷军顺为基金的前副总裁,“出师名门”,在各自的领域都取得成就。后来,因业务往来相识创立了真顺基金。李祝捷在一大堆BP邮件中最早挖掘了如今B2B行业的“网红”找钢网;孔毅以个人天使的身份最早投资了小咖秀和秒拍的创始人韩坤。

 

可以说,是天使投资给两位添上了一道又一道光环。然而在回忆起过去难忘的案例时,两位坦言“都是耳光”。

        此次二位黄金搭档将担任“中国好天使”的导师,带领学员在实战中成长。那么,先让我们通过这次采访感受一下他们在天使投资这个行当中摸爬滚打的那些日子。

 

还原一个真实的天使投资行业

孔毅笑称“想成为千万富翁要先有一个亿,做天使投资赔到一千万”。

他们认为,天使投资其实是一个高风险的赌博,高风险的游戏。再牛的天使投资人,都有着一堆失败的案例,我们一边打碎牙往肚子里咽的同时,一边安慰自己我们为社会的进步,为中国的天使投资事业做出了重要的贡献。当然这些失败,是优秀天使们成长过程中的必然。

孔毅说道,“作为专业投资人,比一般人赌博的概率要高一些,我们有一些方法和认知,但是很多人因为不专业都赔了钱。”

李祝捷认为天使投资竞争形势在急剧变化,2015年进入天使投资的资金量涨了10倍以上,新成立的天使基金至少也涨了10倍以上,但是从VC出来的人,募一个20亿基金挺难的,募一个2亿人民币或1亿人民币的小基金还是很容易的,竞争少的时候,成功率就不高,现在竞争加剧了,那理论上成功率只会更低。

李祝捷说,估值上去了也不等于天使投资成功了,天使投资人看估值就和创业者看融资额一样是一个误区。

融到钱不代表你做成了,估值上去了不等于天使投资成功了,反过来没融到钱离成功肯定更远,估值没上去,实际回报回来也更远,不能简单的划等号。

“过一亿美金最后挂掉的,估值拿不出来的多的去了,甚至到大几亿美金,最后公司挂掉了,只要没退出都等于打水漂。”

他说,天使投资不是大家理解上的那样的游戏,某某投资人说,账面回报多少倍了,一定要说账面这两个字,实际退出可能对LP来说,对于真正天使投资人来说,是更重要的。

孔毅说,“上了三板,那只是数字,退不出去的都是数字。”有多少人能做到扔掉50万,100万连眼皮都不眨还强颜欢笑?

 

天使投资不只是钱的事

“天使投资看起来没有门槛,但没有门槛的事,其实是门槛最高的事。”

李祝捷说,想做天使投资要回归到天使投资的本心。

“这哥们是我朋友,我认可他的才华,我愿意投资他的未来,我尽我可以赌输的钱,给他30万,50万,哪怕10万,8万。”如果没有这个心态的话,都不适合做天使。

 天使投资赚钱和赔钱的速度都很快,李祝捷说,一年5倍、10倍、100倍的回报都有可能,也有可能瞬间变成0,刺激程度真的仅次于A股!

孔毅说道,天使投资不是一个周期很短的事情,有的企业周期很长,天使投资人可能长期跟着创业者,不像二级市场,亏了可以止损出来,但做早期投资,你这个钱可能会锁很久,无论时间还是绝对值,天使投资人都要有承受高风险的能力。

李祝捷认为天使投资人要有相关的资源,有足够的积累,才能够帮助这个创业者,陪他把这个事做起来。

在真顺基金所投的25个项目里,有17个项目是他们与创始人共同注册成立公司的。这是最累的事,但却最有成就感。

孔毅说,“创业者还是希望天使投资除了给钱之外还能给一定的帮助,我们喜欢和创始人一起去看好一个方向,共同把事情做大。”

他说,最近投的项目没有以前那么多了那么快了,重点在做投后,帮助企业融资,所以做天使要有个最重要的能力就是,要有能力企业梳理和分析业务的本质,甚至一起理解和打磨商业模式,要能够帮企业对接牛逼的资源,打造核心竞争力,以及更好的对接后期AB轮投资者,这些投后服务对于天使轮的公司而言至关重要。

李祝捷认为,天使投资不是靠资金规模来做大盘子的行业,天使投资钱的价值是很少的,它和后面的PEVC还是不太一样,单纯给钱的竞争力是非常有限的,天使投资人过去的积累,对企业的投后服务,比钱重要得多的多。

每个创业者都需要天使投资人,都需要一个伙伴,他说,如果说投资是做在副驾驶的话,我们在副驾驶坐的时间更长一些。

 

专业投资人的价值在于预判

除了孔毅提到的以上几点,李祝捷提到关于做合格天使投资人关键的一点——做预判。“专业投资人的价值在于预判,在于积累,对行业的认知,对行业未来5年的走向有一个比较深刻的认知,所以就会有预判。”

这里,李祝捷又是拿出A股作为例子,“你对2000点看到钻石底,这叫预判。你没有这个预判,你的知识不够做出预判,或者你的预判是错的,那你进来就是跟风的,你跑到5000点跟风买股票,就是赔钱”

在李祝捷看来,去做天使投资,无非就是看两方面:人和事。“你对人和事要有一定的认知,这个认知要足够深刻,有独立的见解, 有相关的资源,有足够的积累,才能够帮这个创业者,以及陪他把这个事做起来。”

这个过程中的核心,就是预判。

 

天使投资没有标准答案

明年的热点是什么,李祝捷说,没有人知道,大家都是根据过去的经验判断一下。 

李祝捷认为,每个天使投资人过去的成功路径不一样,会有路径依赖,“你刚好碰到这个项目,然后你做好了,你对它的认知就不一样了,你就有了这方面成功的基因,再做这个事情的胜利概率就比别人大 。”

各个机构都有它的专长和过去的成功路径与资源,会影响后续的投资,其实大家对某一个赛道,某一个模式,有非常多的积累,积累导致了趋势的判断,对人和事的判断都比别人更准,肯定会在这个赛道上胜过其他人,专业的事,并没有标准答案。

李祝捷说,“1000个观众就有1000个哈姆雷特,未来是不可预知的,创新是没有止境的,进化是没有终局的,一定会有新的东西出来,一边做好自己可以做的事,一边睁大眼睛等待就好了。”

 

成功不可复制 但失败的教训可以学

“天使投资本身是经过积累的,没有任何人进来就是神。”“5年以上的天使投资人,都咬碎牙往肚子里咽”。

面对有些“沉重”的回忆和失败,两位都是“轻松而略带调侃”的口吻。不得不说,天使投资可能不是条发家致富之路,却是锻炼心理承受能力的“好方法”。正如A股“折磨”了,也“锻炼”了股民。

李祝捷说,“研究失败,其实比研究别人的成功更有营养。因为别人的成功往往是不可复制的,别人犯过的错误,我们倒是非常容易去犯。”

此次担任中国好天使的导师,他们愿意分享一些过去的故事——那些难忘的失败经历,更有价值的是从过去经历凝练出的珍贵认知,将和学员在实战中一起交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