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行业信息
洪泰基金盛希泰:天使投资要有PE思维


导语:未来的工业4.0中国应该是领先者,因为中国有无比强大的四个要素:钱,智慧,市场,和欲望。


洪泰基金创始人盛希泰表示,这个时代太伟大了,怎么描述都不过分,8到10年以后再回顾这段历史的时候你会发现,这真的是一个超级伟大的时代,并且过去再也不会再回来了。


转型的过程很艰难


新浪财经主持人翁晓莹:之前盛总在证券行业做的很成功,但是在江湖地位很高的时候突然之间就退了,而且当时说养猪、养鸡都可以,就是不想做证券了,为什么?


盛希泰:这个其实有很多传言,就是说你离开什么原因,其实我是觉得,我在这个行业起步比较早,干的时间太久了,确实想换一种活法。看到很多年龄比我长的人退休,我就很受刺激,我觉得40几岁嘛,还能干20年。


我天花板已经有了,我换个公司还是一样,我的比方就是,都是卖猪肉,卖10斤还是卖50斤的问题,本质没有区别,我就是想换一种活法,这是本质原因。


新浪财经主持人翁晓莹:觉得有一个天花板。


盛希泰:天花板已经有了,因为我做总裁、做董事长做了10年,我觉得任何一个岗位超过3年人就没有创造力了,就有惯性、有惰性了。所以在公司内部开玩笑我说,每个位置你们干完三年我就该动你了,因为你没有创造力了,你创造力已经完结了,我觉得这是一个原因。


第二个原因,还是想更自由一点,因为证券行业受管制嘛,金融管制的行业,还是自由度比较小,所以我就想,这种背景底下还是离开了。当时说养猪、养鸭是有很多媒体追着,也追得我比较烦,有一天有一个媒体给我打电话,我就说了一句这种半开玩笑的话,后来就传开了。离开之后也确实养过猪、养过鸭。


新浪财经主持人翁晓莹:真的?在哪里?


盛希泰:在山东,山东有一些农业项目曾经参与。


新浪财经主持人翁晓莹:我看您2012年就离开,但是洪泰是去年底才成立的,那这段时间除了您刚才说的养猪、养鸭以外,主要做了哪些思考或者做了哪些事情?


盛希泰:其实正好3年,我是2012年4月份辞职的,整整3周年,这中间实际有一个非常痛苦的过程。证券公司毕竟是比较大,又是官办的,其实我是当官,因为我们也是一个厅局级单位,尽管当时我非常想脱离,非常想重新尝试新的东西,但是真正离开以后还是很有压力的。


我觉得人最可怕的就是惯性,到了这个年龄段那种依赖已经依赖20年了,包括你的人际关系,包括你的工作平台,包括你工作的习惯,突然打断了,你就会觉得,我觉得过程是这样的,离开之后很高兴,觉得这样,结果后来就这样了,就是这个过程是非常清楚的。


一开始做了一些PE,做了一些其他方面的投资,因为PE和投行都是服务于企业成长的后端,它原理基本是一致的。从2013年,就是前年,突然有一个项目,就是现在比较有名气的昆仑决这个项目,我接触一些创业者,让我意识到天使投资太伟大了。


真的最近流行的一本书,叫《从零到一》,我觉得天使投资本身这个职业就是从零到一,就是很伟大的工作,因为它本身一个没有的东西,因为我们的帮助凭空起来,如果成功了,这种感觉是太有成就感了,尤其像我这个年龄段,从资源到人脉、到经验教训都有,比较容易帮一个创作者能实现他的梦想。


新浪财经主持人翁晓莹:您刚才也提到,说转型的过程还挺难的,当时有没有为了这个转型做了一些努力和尝试?


盛希泰:太多努力了,因为我觉得人,年轻的时候可能比较容易,到了一定年龄段之后,会有很多放不下,尽管我尝试我自己不要什么放不下,我曾经跟我自己讲说,人一旦有什么东西不能放弃的时候他就很难再进步了,如果一个人到80还没什么放不下的,他就还能进步。


尽管这样但毕竟有惯性,尤其是投行这个圈子,是很多企业成长的后端,而天使是最前端,我说一个是煮熟的鸭子,一个是鸭蛋,这个环节是完全没有交集的,这个圈子完全不一样,思维逻辑很大不同,所以这个过程还是一个重新学习的过程。


新浪财经主持人翁晓莹:当时放弃了一些什么?


盛希泰:放弃了首先是一种心理感觉,这特别重要,就是我曾经在很多场合讲我说,我的一个很大变化就是,从称呼的变化,就像我的朋友,我的微信叫泰哥,原来我是盛总,这一个简单的变化其实反映一个很本质的东西。


就是盛总那个时候我是老大,对吧,我是君,剩下别人都是臣,有可能这种感觉。现在互联网思维嘛,去中心化,就是泰哥,周围的人都很平等的,另外我觉得必须心态要年轻化,把自己重新转为屌丝,重新开始。


新浪财经主持人翁晓莹:就像您刚才说的,您之前也觉得天使投资是屌丝行为,现在有没有一些想法的变化?


盛希泰:这个说出来不太准确,我当时原话也不是这样说的,我说因为创业者都很屌丝,因为他一般都是各方面积累的比较少、比较浅,我是觉得投资人应该是掌握的东西能够站的高度高一些,否则的话应该很难。


如果投资人的高度和经历、年龄段跟创业者是一样的,帮不到他,我觉得一开始应该是投资者给创业者揭牌,给他背书,就是创业者以投资人为荣,如果真成功了,如果都成了雷军,那投资人应该以创业者为荣,我觉得应该这样一个关系。


新浪财经主持人翁晓莹:您每天会接触很多很多创业者,现在觉得自己身上有什么变化吗?


盛希泰:变化是有的,我觉得心态很年轻,这是一个。第二个就是,我每天接触的都是85后、90后,我每天都会接触很多不一样的思维,这个是每天都在洗脑。


以我的年龄段我都感觉什么呢,每天我出门到回家都是新的,因为做创意的人,他不会围绕煤炭、化工这些传统行业去做,一定是最接地气,最贴近时代的一些思维和方法和一些思路,这样我每天都会觉得接触最前沿的东西,每天都会受到冲击,每天都头脑风暴,这是非常有意义的,我说我的社会年龄可以延续20年。


新浪财经主持人翁晓莹:能不能跟我们分享一下有哪些特别震撼你的想法或者是新的idea?


盛希泰:比如说我们最近投了一个项目非常火爆,叫e陪诊,它是利用护士这个资源去陪病人看法,这个需求其实很大,护士有碎片化的时间,他收入比较低,他需要改善自己的经济状况,也有闲暇时间贡献出来,病人看病如果有专业人员陪同感觉是不一样的。所以像这种思维方式就很颠覆的,而这种模式又很多,都可以把它体现出来。


这个项目我认为是非常经典的一个项目,未来我觉得5至8年这种项目会出现很多,我们最近投了有7、8个都是类似的,就是说属于从线下到线上,这种结合起来,模式比较轻,就是利用互联网。


熊抱天使投资的时代


新浪财经主持人翁晓莹:您之前说创业要拥抱大势,过去可能证券是大势,现在创业是大势,您觉得这个创业的趋势会不会持续很久?


盛希泰:这个我多说几句,我的体会特别深刻,我跟我们内部也分享,我在外边也讲到过,我觉得目前这个大势是中华民族最伟大的一个时段,这不是拍时代的马屁,不是这个意思,我觉得20年前我到深圳找工作,从事证券行业,那个时代就是证券,你觉得你不做资本市场、不做证券都不应该,而今天我感觉,从去年开始,就是创业大潮就是最大得大势。


我觉得顺势而为是所有做事的一个前提,任何东西在中国,只要是国家战略,一定是大势的一个非常汹涌的到来。像从去年开始,从9月份以后吧,我觉得像习主席,包括克强总理,各种场合都提创业,以前是不可思议的,不可能有的,尤其是今年两会就把创新创业,就是“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作为双引擎之一,这个说明什么?这个意思太深了,包括提到“互联网+”、“风口”这种提法以前都是不可思议的。


所以未来我感觉,我说是最起码8至10年是最好的时代。中国曾经有一拨最大的造富运动,就是05年至2012年,所有东西涨都是05年开始的,到2012年结束,房价05年开始启动,一直在涨,几乎2012年差不多停止。包括股票市场,号称叫全民PE,从05年股权分置改革全流通开始,到2012年底股票停止发行,也是最大的造富运动,中国应该有一半以上的富豪诞生于这8年。


但我觉得从今年开始,2015年至2022年应该是更伟大的造富运动,也是这届政府和下届政府正好执政的8年,还有8年时间,我觉得这8年应该是中华民族彻底颠覆的一个机会,为什么?工业4.0。


现在全世界10大互联网公司有4个是中国的,从现在开始未来8年以后,有可能10家里面有8家是中国的,中国赶了一个3.0的尾巴,而4.0中国应该是领先者,因为中国有无比强大的四个要素。


第一,中国人有钱,毫无疑问,大家感受太深了,不用多说,这是我们前面30年积累的成果。第二,中国人有智,中国目前为止有全世界最大的大学生群体,几千万人,所以现在号称第二次人口红利可能来自于这个大学生群体。


第三,中国人有市场,我们最伟大的力量就是中国人有13亿人口的消费市场,我认为这是惟一可以跟美国抗衡的。所以中国模式创新比较容易,就是换个姿势、换个角度可能就迎来几千万的用户,这是不可思议的。


第四点很重要,也是世界所有国家里面中国唯一的,中国人有欲望,中国人太想成功了,太渴望成功,太善于抓机会,太努力、太勤奋,没有一个民族像中国民族这样的。所以这四点加在一起,赶上目前政策的推动,我觉得战略上升为创新创业,我觉得未来8到10年绝对不可思议。


所以我觉得,我跟很多大佬说,我说你们现在很有钱,也很有位势,是因为你预判了今天这个年代,10年前你预判了,抓住了,而今天开始,你如果说不抓住创业这个年代,8到10年以后你仍然很有钱,但可能你不再具有今天的位势,因为你已经被时代所抛弃了。


所以BAT在8至10年以后并不稀奇,我认为一定会出现比BAT更牛的企业,我这个题目叫“互联网+痛点”重塑一切。这个过程可能在欧美国家需要15年,以中国人的智慧只需要5到8年,因为中国人太能干了,太聪明、太勤奋。


所以再多说一句,我说叫什么呢,就是我们叫问题,每个行业都有很多问题。阿基米德说了,“给我一个支点可以撬动地球”,这个支点,如果创业的话叫痛点,这是三种说法的一个意思,就是真要找到这个行业的痛点,就找到了这个支点,就可能撬动、颠覆这个行业,比比皆是。


原来不能实现,是因为没有互联网的手段,而现在有了互联网手段,尤其移动互联网出现之后,我认为都有可能实现,所以我觉得是重塑整个社会结构、重塑经济结构、重塑行业的一个最伟大的机会,每个人都应该抓住,每个人都应该参与进来。


我跟每个人讲,不管你有没有钱,有多少钱,你应该把一定比例拿出来,参与到创业里面去,你们如果真的没有钱,你可以参与到创业里面去,我觉得这个过程真的是,包括对你这个年龄也是一样的。我觉得这是中华民族最伟大的一拨机会,就是工业4.0一定是属于中国的。


天使投资要有PE思维


新浪财经主持人翁晓莹:你在挑选项目的时候有什么标准吗,看中哪些特质?


盛希泰:早期投资嘛,大家都说看人看人,我觉得这是没有错的,我曾经也有一个观点,媒体也报道过,看人很重要,看人我觉得是一个预防措施,如果你失败了,你可以做新的东西,我仍然可以投你,但没有一个机构只看人的,看人是一个前提。


我觉得第二点,一定要看赛道,市场空间很小我不说的,我站起来就拍脑袋,这种事情是不能投的,市场空间很小,没有未来。我讲一个观点叫天使投资加一点PE思维,为什么这样讲呢?因为所有PE的人都是奔着IPO去的,如果不能IPO是不能投的。


天使阶段太早期了,看不到IPO这个终点,但我觉得如果说这个阶段加入PE思维的话,对投资人、创业者都有好处,就告诉创业者这个天花板太了小,根本这个事做不起来,你也别浪费了,你只要失败了对社会是一次浪费、对自己是一次伤害,可以换更好的赛道,这是我的一个很重要的观点。


第三个我觉得,就是产品,你具体做什么,这个赛道里边你具体做什么产品,你的特质是什么,你怎么去执行。我认为这三个因素都很重要,就是人、赛道和产品,机遇、执行都很重要。


新浪财经主持人翁晓莹:天使投资其实失败率很高,洪泰怎么尽可能的降低这个投资的失败率?


盛希泰:天使投资失败率很高,这是必须的一个规律,因为它太早期了。洪泰我们有自己的一些逻辑,除了我刚才讲的人、赛道和产品都很重视之外,我觉得我们看的时候还是说,加上PE思维,一般的项目即使我们能够赚钱,投资人可以赚钱,在B轮可以推出,但我认为它没有更大的未来我们是不投的,这是很大的一个特质,为此我放弃了很多项目。


新浪财经主持人翁晓莹:看的很长远。


盛希泰:它一定是可以赚钱的,但我们觉得它没有很大的未来,我们就没有投。第二个,我们流程很严谨,我们的程序非常严谨,投决的体系非常严谨,也很有效率。第三个,整体来讲我们判断项目的时候,这跟风投还是有一些不太一样的。


新浪财经主持人翁晓莹:有些投资人投资像撒种子,钱撒出去了就不管了,但是您的理论是说要用自己的人脉、用自己的经验来帮助创业者,会不会有的时候介入过多?怎么平衡这两者之间的关系?


盛希泰:我觉得首先,投后管理很重要,投后管理对我们来讲不是叶公好龙,是真的要做,其实我的主要任务不是做投资、是做投后,你投完之后如何把大家服务好这很重要。


我觉得其中有两个点,第一叫落脚点,投完之后这个项目拿到B轮和A轮才是天使的阶段性的投资,这个是落脚点,一切要服务于这个工作,拿到A轮、B轮说明他的商业阶段成功了。


另外还有一点是核心点,就是PR,如果任何一个项目有了知名度,营销很成功,他就不愁拿不到A轮、B轮,而这两个是我主要的工作。这方面我们要无比重视,我们投入的力度要无比大,这个比例首先从我们的经费投入来讲必须这样做。


第二个问题是说,投资者和创业者的距离。我打过一个比方,我认为比较恰当,我说相当于父母扶着孩子学自行车,你小时候学自行车,如果说离你太远了容易摔倒,就摔伤了,如果离太近了,老是抓着不放,你永远学不会。


我说投资人和创业者最佳距离应该是一个,你学自行车,我跟后面屁股跑,我跑两步可以触手可及的位置,应该这么比喻比较恰当。如果需要我的话我出手了,或者我看到问题的时候我出手,但我不会去干预你,不会妨碍你独立去分析,应该是这样一个距离。


我们离泡沫差的远


新浪财经主持人翁晓莹:创业不可否认是一个大势,也确实很热,但是在这种全民创业的过程中,如果大家每个人都想要去创业,会不会其实会有一些泡沫的存在?


盛希泰:这个说法是这样的,我觉得我是坚决反对目前为止有泡沫的,因为我觉得我们离泡沫差得很远,太远了。就世界来讲,美国现在号称25.8万千次的人,中国有几千人,人口比例来讲中国多少人口、美国多少人口,而中国目前为止财富积累也达到一个相当的水平了。


我觉得美国最近15年的发展都得益于一个很大的东西,就是有无数的创业加无数的天使投资人,而中国刚刚开始,跟泡沫比差距太远了。我说两个数据,一个是25.8万天使投资人,一个是几千人,你说有没有泡沫?我认为根本没有泡沫,我认为远远没有开始,我说未来的8到10年是大发展,今年是刚刚揭开大幕,今年是元年。


新浪财经主持人翁晓莹:所以你还是鼓励大家投身于创业热潮。


盛希泰:对。对创业我觉得有几个理解,其实创业不一定自己做老大,不一定自己是CEO才是创业,你跟别人搭火,CEO、CFO、COO,你可以做级别稍微低一点的助手,让它成长起来,这也是创业。另外第二个就是,创业不一定非要拿别人的钱才叫创业,不一定IPO才叫创业,你可以把事情做起来,然后吸引别人的钱投资做大。